歌词号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

深渊里的慌乱暴露了我的软肋,我被骗走了房子!

一天黄昏,下班后的我刚回到家中,便听到有人敲门…


深渊里的慌乱暴露了我的软肋,我被骗走了房子!

一天黄昏,下班后的我刚回到家中,便听到有人敲门。翻开一看,一个男人的脸呈现在我的面前。

此前,父亲曾带着这个男人呈现在我们家,看得出他和我父亲的关系很好。但我们对此人并不熟习,也不知他所来有何事。

见我和母亲、丈夫、祖父一脸懵圈,此人压低声音,神秘地对我们说:“听说老苏出事了,现被关押。我的弟妹在法院工作,能够让她找人帮你们打点一下。”

闻听此言,我们大喜过望……

我出生在一个三线城市,父亲本来是一家单位的会计,母亲是全职家庭妇女。

我和弟弟在父母的精心呵护下长大,从未品味苦与愁。

大学毕业后,我进入教员行列,每月收入四千多,在这座小城市,收入算不错了。二十六岁时,我和
老公
认识,因是同行,共同话题颇多,很快恋爱、结婚。

公公婆婆都是普通的农民,但好在我俩每月都有固定收入,双方老人也能自食其力,一家人在小城镇的生活也是悠闲自得。

能够说,在父亲被抓之前,我的人生好事多磨。

但是,噩梦却不期而至。那天,我们接到社区主任的电话,称父亲被警方带走了。

“我爸那么低调,那么谦逊,那么任劳任怨,他怎样会被抓呢?一定是警察弄错了!”我在电话里冲社区主任辩白,却发现对方早曾经将电话挂断。

那时,我已怀孕八个多月,身子极重。父亲被抓后,我十分担忧,又是惶恐又是焦虑,孩子在肚子里也是蹿来蹿去,极不安生。

一夜未眠。

第二天,我们收到拘捕令,罪名是贪污。但由于检察院还没有审分明,亲人不允许见面,只允许律师会晤。

在律师的协助下,我们见到了父亲。

原来,三年前,父亲单位指导让他帮助从单位转出一笔钱,钱转出后,不断没有出借。那个人一年前逝世了,而今单位查账,父亲成了贪污公款的罪人。固然他竭力辩白钱不是他拿的,但由于对法律的无知,一切的账上都有他的签字,罪肯定是逃不了了。

父亲被抓后,经常有人找上门来,说能够帮助,但要拿钱。由于关系不是特别近,而且找人疏浚的钱数额太离谱,我们都坚持慎重的态度,婉拒了。

没想到,今天又有人前来。由于认识此人,且晓得他和父亲确实是好友,这一次,我们全家没有回绝。

我们让他将他弟妹的名字与职务说出来。城市不大,名字与职务是吻合的。出于对他的信任,加上救父心切,我们一番磋商之后,给了此人六万元。他拍着胸脯向我们保证:“这些钱全用于打点关系,我一分也不会拿的!争取让老苏减刑以至无罪释放。”

他斩钉截铁的语气感染了我们,那一刻,我们不再有任何疑虑,眼里盈满了感谢的泪花。


深渊里的慌乱暴露了我的软肋,我被骗走了房子!

起初一段时间,父亲的好友隔三岔五地传送一些音讯给我们:“弟妹那边曾经启动疏浚程序了”“检察院那边,她曾经在沟通中……”

虽然全是些含糊的信息,但我们还是对他抱以极大的希冀。

在期盼与煎熬中,此人再次登门,这次他带着另一个人,说是在某检察院任职。

我们迫不及待地将他们迎进家门,为他们端茶倒水。那时的我们,就像一个曾经溺水很长时间的人,只需有一棵救命稻草,我们就会扑上去牢牢地抓住。

置信来的两人感遭到了我们的焦虑与急切。他们脸上的表情深藏不露,让人捉摸不透。

被父亲好友带来的人,细致地剖析了父亲案子的状况,并初步预估了量刑幅度。要走的时分,父亲朋友通知母亲,有罪是肯定的,坐牢也免不了,但假如再花点钱,保证能够判得很轻。

“要几?”母亲问。“不多,八万。”对方轻描淡写地说。我们的心却如坠冰窖。

那时家里的钱曾经所剩无几,弟弟上学要学费,祖父八十多岁终年多病,我们小家刚树立,也没几存款。

见我们缄默不语,来的两人站起身来,面无表情地说:“等你们思索分明后,再回复吧。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这两人走后,我们家就能否再掏八万的事,发作了剧烈的争论。我和母亲、祖父以为要继续给钱,而丈夫则提示我们:“当心他们打着帮助的幌子,行骗钱之实。”

我急了,口不择言:“不是亲生的,你当然不心痛!难怪钱比人还重要?”

丈夫无言以对,只能妥协。我们把家里剩下一切的钱全拿了出来,又凑出八万给对方。

没有钱之后,生活变的困难了许多,我和
老公
的工资养着全家六口人,虽是尽量缩减开支,但饭总是要吃的,钱上紧之又紧。那时我的孩子曾经出生,每次听到孩子哭,我和母亲也会跟着流泪。

而父亲的好友分两次拿走十四万后,便杳无音信。我们给他打电话,不是拒接,就是打不通。我们这才认识到,确实遭遇了骗子。

失望中,另一个人的及时呈现,让我和家人再次燃起了希望。


深渊里的慌乱暴露了我的软肋,我被骗走了房子!

那天,家门再次被人敲响。翻开一看,竟是表弟。

他拎着一堆水果进了家门。见面就搂着母亲哭了起来:“舅妈,我舅如今咋样了?您咋不早点通知我呢?”

表弟的母亲早早逝世,父亲又酗酒,他小小年岁闯荡社会,如今虽才二十出头,但已开了两家公司。

哭过之后,表弟通知我们,他是刚晓得音讯从外地赶回来的。他抚慰母亲说:“舅妈,别担忧,没钱跟我借。”

“还是亲人好!”那一刻,我的内心只要打动。

从那以后,表弟隔几天就上门看看,每次都拎着鸡鸭鱼肉,还给祖父带来很多补品。

有一天,表弟又来了,恰恰母亲又在落泪。表弟说:“舅妈,你们假如置信我,能够入股我的公司,我月月给你分红,这样日子能好过点。”

“怎样入股?”母亲一脸疑惑。

“你能够抵押房子到银行贷款,把钱放我这,我每月帮你还银行贷款,再给你份利息分红。如今他人都是借银行的钱赚钱。”表弟答复。

他又絮絮地说起,他丈母娘村很多人都把钱投在他公司,那些人中有很多他不认识不想接,都是看岳母的面子才容许给他们分红的。

母亲心动了,我也有点心动。晚上和老公磋商,
丈夫
觉得拿房子抵押风险太大,不同意。“万一公司破产了,我们岂不是要凭空背上一身的巨债?”
丈夫
的语气充溢了担忧。

这一次,轮到母亲不满了。她说:“那可是你爸的亲外甥!人家有车有房,年岁悄悄就开公司,很有本领,哪会有什么风险?再说他亲舅如今都这样了,他又是个很念亲情的人,怎样可能坑我们?”

房子写的是母亲身己的名,我们劝不住她。加上对亲情抱有一丝幸运,我们同意由她处置房产。

房子抵押了五十万,都给了表弟,他每个月给我们八千作为分红。

开端几个月,钱给的十分及时,母亲也很快乐,暗自庆幸本人决议英明。

但是,半年后,表弟不见了人影。开端只是以为出差,后来怎样也联络不上了,一探听才晓得公司倒闭了,他欠了好多外债,跑路了。

我们报警,但手中只要一张欠条,人找不到,法院基本无法立案。

我们找到姑父。喝得醉醺醺的姑父启齿就骂:“这小兔崽,历来就没有干过好事!你们明晓得他不靠谱,还借钱给他干啥?这不是坑他吗?”

明明是我们被他坑,这下倒好,在姑父嘴里,到是表弟被我们坑了。

那一刻,我们只觉得,最黑暗的人性,都被我们给遇上了。


深渊里的慌乱暴露了我的软肋,我被骗走了房子!

三日后,父亲的判决下了,很重,八年有期徒刑。

父亲昔日的那个朋友早已翻脸不认人。一头是五十万的银行贷款,一头是八年不能回家的父亲。母亲简直解体了。

我也感到深深的失望。八年呐,我们简直倾家荡产,还是判了这么多。父亲曾经五十多岁,他要如何面对八年的牢狱生活?我们一个月收入不到一万,六口人要吃饭,五十万的银行贷款怎样还?

祖父受不了打击,住院了。不幸的是,他被确诊癌症晚期。失望,悲凉的失望。

我一夜夜的睡不着觉,每天晚上都是无声的哭,觉得似是落入了一个深深的窟窿,只觉得黑得窒息、压得繁重。

我既恨又悔,恨本人的无知,懊悔没有听老公的劝说,看不懂为何曾经的朋友亲人都成了可怕的骗子。

我想一死了之,但看到身边显露天使般笑容的孩子又于心不忍,我走了,她怎样办?我的亲人怎样办?

我觉得好累。

与我一样,老公也感到很痛苦。其实,他当初的警觉是对的。可为了我,他只能放下警觉,并对表弟和我父亲的那位朋友抱有幸运心理,以为他们不会往我们的伤口上撒盐。

可事实证我们都错了。老公一连缄默了好几天。我猜测,他想抱怨我,抱怨母亲,可是他真实张不开嘴。

他如今是家里的主心骨,他想维护我们,而不是像我父亲的朋友、我的表弟那样,诈骗我们,伤害我们。

一天晚上,我又在落泪,老公在黑暗忽然出声,语气温和:“想开些吧,曾经发作了,就别再折磨本人了,先让本人好好的吧。”

我伏在他身上嚎啕大哭。

他悄悄地揽着我,说道:“我这几天想了想,房子肯定得要,银行的钱要先还上,咱俩一同看看能借到几钱,先把窟窿补一补。爷爷的病还得治,不能就这样等死。咱妈要发动她好起来,帮咱俩一同分担。这个难关,全家一同扛,肯定能扛过去。”我也晓得这时哭是最没用的,于是止住眼泪,同他细细磋商。

第二天,我们为祖父转院,进一步检查。

接下来几天,我俩向一切能借的亲戚朋友、同事同窗借钱。所幸,借到了近二十万,还了局部银行贷款,暂时保住了房子。

祖父的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是结肠癌,癌细胞没扩散,有手术时机。在医生的努力下,老人家扛过了大手术。


深渊里的慌乱暴露了我的软肋,我被骗走了房子!

母亲虽是不愿承受理想,但还是疼惜我们,看我和老公忙里忙外,也不再意志低沉。她悉心照顾祖父,帮我带孩子,心情也渐渐平复下来。

父亲宣判后转入监狱,亲人终于能够见面。在过去一年多的日子里,我们无法确切晓得他在看守所的日子是怎样过的,但听说那里睡觉十六七个人一个小屋,都在湿凉的大通铺睡,冰冷的冬日里没有被子和暖气,生生地硬熬;父亲慌张焦虑招致心脏房颤,普通病人控制心跳每天仅用一片的药,他有段时间每天需求用六片……

在会晤室,我们终于见到了他。但父亲并未如我们想象般苍凉,反而是面带笑容地抚慰我们:“监狱生活条件挺好的,好好表现能够减刑,不用担忧,只需你们都都好好的就行。”

我们坦白了祖父生病的音讯,只报喜不报喜。事实上,祖父从第一次大手术后就不断卧床,由于年事已高,伤口愈合很慢,吃饭只能进流食,上厕所也需求人侍候。养病过程中,曾屡次呈现心跳突快、或血压骤降的情形。最让人心酸的是,八十多岁的老人经常一个人偷偷地哭。

有一次,母亲给祖父晒被子时,碰见祖父正坐在床沿边,翻看父亲以前的相片,压制着呜咽,鼻涕与浊泪糊在了一同,他也忘了擦。见此,母亲也难过不已。

但无论如何,亲人的相见打通了彼此感情的阻滞,大家都觉得踏实了不少。

从那以后,为了多挣钱,老公晚上、周末外出讲课,我开端温习准备考注册会计师。

我们早晨四五点起床,各自备课温习,晚上他十点多进家门,我则是哄睡了孩子接着温习。我们不买新衣,不外出吃饭,谢绝一切休闲文娱,每月就是攒钱、还钱。好在孩子还小,只吃母乳不喝奶粉,衣服能够穿表哥表姐孩子的旧衣,只要祖父医药费一项,日子倒也勉强过得去。

注册会计师一共要经过五门考试,能够说是一场耐久战。开端温习时憋着一口吻,满腔的热情,但真正参与考试却发现本人想的太简单。

记得第一次参与考试时,孩子还小,尚需喂奶。进考场前,我先给孩子喂奶,听见铃声响后,将孩子塞进母亲怀里,在她哇哇的大哭声中,匆匆忙忙地跑进教室。

答题时,孩子的哭声环绕在耳畔,我写着写着,眼泪就不盲目地滴在了试卷上,完整不在状态,成果很不理想。

第二年再考时,我将孩子丢给母亲,本人单独赴考。遗憾的是,两门过关,一门失利。

闷下头再次温习,却发现本人潜力严重缺乏。一方面,学校开端布置我担任班主任,工作时间和强度大为增加;另一方面,祖父又呈现了肠梗阻的病症,医生疑心癌细胞扩散,必要时需停止二次手术。

事情一重接一重,我的肉体压力不时增加、又有了种力不从心的觉得,开端疑心本人到底有没有必要非得参与这个考试。

看到我心情不对,老公找我谈心。他说:“注册会计师考试一定不能放弃,想想孩子,咱俩只要不时提升本人,才会给孩子一个好的起点和将来。眼前的艰难都是暂时的,咱爸出事时最难的日子都过来了,这时分更不能随便认输。爷爷的病交给医生,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医生比我们更分明病人的治疗计划,我们听医生的意见就能够了。学校的事是你的本职工作,必需要做好,但要留意找对办法,进步工作效率,这样放学后属于本人的时间就会多一点。”

他的剖析又一次帮我从家庭和工作的纠结中走了出来,望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小
女儿
,我重拾起斗争的勇气。

四年后,阅历了三次失败,我终于考过了注册会计师,控制了一项拿得出手的技艺。

在此期间,母亲也尝试找工作,开端她做的是小区扫地阿姨,固然很苦很累,但离家近,能够统筹照顾祖父。后来,我和老公鼓舞她学样能够营生的技术,并出钱让她参加月嫂培训班。如今,她也拿到了月嫂资历证,能够自食其力了。

几年来,
女儿
也已长大,进入幼儿园像个小大人了。她安静、懂事,看到妈妈和姥姥总是甜甜的笑,从不随便哭闹。看着她比同龄孩子刚强的小脸,我深知,无论如何,
家庭
的创伤究竟对
孩子
形成了影响。

有一次,她问我:“为什么别的小朋友放学姥姥姥爷一同接,我只要姥姥一个人接呢?为什么别的小朋友有真的汽车玩具,我没有呢?”我心里也会酸楚,但还是会搂住她轻声说:“以后都会有的。”

站在新的起点,回首历历往事,我的心还是无法自已,有深深的悔,有对骗子深深的恨,更有对老公的容纳与呵护深深的感谢。

每个人都难免遭遇这样或那样突如其来的打击。别轻信别人,更别希望歪门邪道可以力挽狂澜。只要面对理想,强大本人,才是冲出窘境的独一选择。

编辑:知音读酷

本文为知音原创文章,未经答应制止转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武夷山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513.com/life/qinggan/3873.html
中国故事库

作者: prolicn

新武夷山网(www.xin513.com)是一家以新闻信息、互动社区、娱乐产品和基础服务为一体的大型综合地方门户网站,致力成为闽北武夷新区最具传播力和互动性,权威、主流、时尚的互联网媒体平台,通过强大的实时新闻和全面深入的信息资讯服务,为闽北武夷新区以百万计的互联网用户提供富有创意的网上新生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091428352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