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

新闻 图片 文学 科技 美食 房产 生活 旅游 娱乐 体育 农村 军事 日报 下载 百家姓 便民 黄页专题

手机扫码

编辑:prolicn   2018-12-12 11:19:51   来源:新武夷山网   点击: 收藏

大学生中村衣着薄薄的春装,略感寒意,他沿着幽暗的石阶,登上博物馆二楼。楼梯左边是爬虫类标本室,中村在进入标本室前看了看手表。“还好,还没到两点,来得还不迟。”中村喃喃地说道,心情稍微轻松起来。

爬虫类标本室里非常安静,连看守的人也没有。屋里飘荡着一股防虫剂的臭味。中村看了看屋内的情形,伸开双臂来了个深呼吸,然后站到一个大玻璃柜前。玻璃柜内,粗大的枯树枝上缠着一条东南亚的大蟒蛇。这个标本室,是去年夏天他和三重子交友以来所选定的约会地点。这并不是由于他们心理变态,而是他们觉得这里正好能够避人耳目。公园啊、咖啡厅啊、车站啊……这些中央对肉体脆弱的他们来说,只会徒增困惑。特别是三重子,刚刚长大成人,更是不好意义。在那些中央,他感到人们的视野不谋而合地落在他们身上,以至觉得他们的心都要被别人看穿了。而这个标本室除了蛇和蜥蜴的标本,没有谁会不断盯着他们。即使偶尔遇上参观者,也只是盯着他们看上几秒钟而已……

商定的时间是两点,手表上的时针也已慢慢指向两点。等了还不到非常钟——中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阅读着爬虫类标本。遗憾的是,他心中并不怎样喜悦,精确地说,他心中充满着的是一种尽义务普通的觉得。他像一切的男性一样,对三重子已感到厌倦。总是面对同一张脸,心中能不厌倦吗?今天的三重子,已全然不是过去的三重子了,也不晓得这是幸福还是不幸。过去的三重子——在电车里向他致意的三重子,无论怎样说,还只是个女学生。哦,最初和他一同上井之头公园的三重子,总是带有一种温顺安静的气质……

中村又一次看了看手表,已是两点过五分了。他犹疑了一下,走进隔壁的鸟类标本室。透过各种玻璃柜,他看到金丝雀、锦鸡、蜂雀等大大小小各种美丽的鸟类标本。能够说,三重子也和这些鸟一样,已失去灵魂的美丽,只留下了躯体。他记得很分明,最初和三重子见面时,她只是嘴里嚼着口香糖;后来见她时,她便哼起盛行小调来;而一个月以前见到她时,他诧异不已——三重子口口声声说要踢足球,有一次还把枕头砰的一脚踢到了天花板上……

已到两点十五分,中村叹了一口吻,又回到爬虫类标本室,可还是看不到三重子。他有些懊丧。或许是得罪了眼前的大蜥蜴吧!他打算待到两点半便分开博物馆。外面樱花正怒放呢!两座巨匠像前,一排樱花直向云天,枝条上挂满花蕾。在这种中央漫步,必定比和三重子外出更令人幸福呢……

两点二非常了。再等非常鐘好了。他在标本室里踱步,分开热带森林的蜥蜴和蛇的标本分发着巧妙的气息。或许这具有某种意味意义,意味着他那已失去情感的恋爱。他对三重子是忠实的,但近半年来三重子至少看上去成了不良少女。他之所以失去热情,其义务全在三重子。至少是她给他带来了破灭感,而绝不是由于他先感到了倦怠……

一到两点半,中村赶忙走出了爬虫类标本室。可还未走到门口,他又马上转过身去。或许我刚走,三重子就来了也说不定。这样一想,他又不幸起三重子来。不幸?不,不是不幸。与其说是同情三重子,还不如说他对本身的义务感感到苦恼。为了这种义务感,他以为本人还得等上非常钟。凭什么说三重子肯定会来呢?即使等来等去她最终没有来,今天下午也是一个非常高兴的下午啊……

爬虫类标本室仍然静悄然的,连看守都没有光临一下,室内飘散着防虫剂轻轻的臭味。中村慢慢地有些烦躁不安。虽说三重子是一个不良少女,可本人的恋慕之情还未全然熄灭呀。而且即使失去了热情,毕竟还留有愿望。愿望?不是愿望!确切地说,到如今为止,他还是爱着三重子的!他记起三重子把枕头当球踢的时分,她那双脚可是白白净净的!而且身体温顺地向后一仰。特别是她的笑声——他眼前浮现出三重子仰着脑袋发出银铃般笑声的样子。

两点四十!

两点四十五!

三点!

三点过五分!

曾经三点非常了!中村已明显地觉得到薄薄春装下的一股股冰冷。他转身走出爬虫类标本室,走下博物馆台阶——像在傍晚中的幽暗的台阶。

那天华灯初上时,中村坐在某咖啡厅一角,正在和他的一个朋友说话。他这个朋友叫堀川保吉,也是大学生,一心想成为小说家。他们面前摆着一杯红茶,他们在讨论汽车的美学价值和塞尚画作的经济价值。等到他们略感疲倦之后,中村一边点燃一支香烟,一边用第三人称呼出了他今天的事情。

“我真蠢。”说完之后,中村无谓地加上一句,“是一切蠢货之中最蠢的!”

堀川悄悄地冷笑起来,接着,突然像朗读普通说道:“你曾经回来了,爬虫类标本室便变无暇荡荡的。可是,没过多久,就是三点十五分,来了一位面色憔悴的女学生,她静静地站在蛇和蜥蜴中间。不知不觉,傍晚降临,闭馆时间行将到来。可女学生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这可是一篇很有趣的小说哟。作为喜欢三重子的你,可是故事中的主人公哟……”

中村嘻嘻地笑了起来:“这个三重子也太可恨了。”

“比你还可恨?”

“别说蠢话!我曾经二十三了,可她只要十七岁。”

十年过去了。中村到了柏林的三井财团分部工作,三重子也已结婚了。小说家堀川保吉偶尔在某妇女杂志的新年号上看到了三重子的照片。三重子坐在一架大钢琴边,和她的三个孩子在一同,脸上显露幸福的笑容,样子看上去和十年前没有多大变化。眼睛嘛——让保吉轻轻有些震惊,由于从她的眼睛看上去,她似乎还没有二十岁哟……

转载请注明当前链接: 新武夷山网 - 文摘 - http://www.xin513.com/show-27-42880-1.html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新武夷山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及时联系我们(admin#xin513.com),我们将尽快予以有效核实并作出相应处理。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无题
下一篇:书卖出去了

| 注册
返回顶部 关注新武夷山网新浪微博 关注新武夷山网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