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

新闻 图片 文学 科技 美食 房产 生活 旅游 娱乐 体育 农村 军事 日报 下载 百家姓 便民 黄页专题

手机扫码

编辑:prolicn   2018-03-08 09:39:28   来源:新武夷山网   点击: 收藏

  三月,园子里的花儿开了,粉的似霞,白的胜雪。一阵微风拂过,清幽的香气溢得满园都是。年仅10岁的她坐在窗前绣花,玉葱般的小手拈着银针,彩色的丝线在指尖翻飞,绢布上淌出一个水灵灵的春天。
  
  那是20世纪40年代初,她的父亲是黄浦军校毕业的军官,母亲是通情达理的大家闺秀。在她的幼年记忆里,日子像窗前的阳光一样明丽,绚烂,闪动着耀眼的光亮。
  
  可突然有一天,这一切都变了,在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中,家里的土地和房屋被分给了乡民。身为军人的父亲杳无音信,母亲带着她分开大院,住进一间陈旧的柴草棚里。
  
  母亲靠给人做手工活,挣些钱补贴家用,宁可本人多吃些苦,也要供她上学。她谅解母亲的不易,每晚在煤油灯下做完功课后,便帮母亲做活。她自幼跟母亲学得一手好女红,纺花织布,绣花做鞋,样样都做得非常精巧。
  
  她感到母亲与他人不同,总是有些微小的坚持。每年桂花怒放的时分,母亲带着她去采摘,晒干后制成桂花茶。在那些青黄不接的日子里,一杯芳香可口的桂花茶,冲淡了生活的苦涩。哪怕穿得再旧,母亲也要让她穿着干净,眼角眉梢间,端的是心气明朗。
  
  她不负母亲所望,考上一所中专学校,音讯传开,哄动了全村。母亲为学费犯了愁,平日里母亲的行事言语,得到了乡邻的认可,因此村民你一毛我一毛地帮她凑齐学费。
  
  学校离家有十几里山路,她隔几天回家一趟,带回来些干粮和咸菜。有一年冬天下了很大的雪,山路上结了厚厚的冰,她的鞋子被冰茬割破。当她步履踉跄地回到家时,脚底已是一片血肉含糊,母亲心疼得把她的脚紧紧搂进怀里。
  
  毕业后,她被分配到一家企业,做了一名技术员。那颗年轻的心,在悄然地拔节、长叶,怀揣美丽的神往,努力地向上伸展着。就在她对生活充溢无限期许时,一场灾难来临了。
  
  那是一个紊乱的年代,她也未能幸免地被卷入到政治旋涡里。由于父亲的缘故,她被关牛棚,挨批斗,饱受折磨和屈辱。遭遇到人生的暴风骤雨,但她如守候的花蕾,从不放弃绽放的遥想。
  
  一缕温暖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也吹散了她心底的乌云。又过了些年,有一天不测地收到父亲的来信,她冲动得用哆嗦的声音念给母亲听。信中,父亲诉说了近半个世纪的流离失所,以及刻骨的思乡之情。这才晓得当年父亲随国民党兵败,到了台湾。
  
  自此一纸书信,传送着浓浓的两岸情。又隔了十余年,父亲办妥回乡省亲的手续。她到机场去迎接父亲,可见到父亲的那一刹那愣住了,陪伴他回来的还有一位台湾妈妈。
  
  经过再三思索,她先把两位老人布置在宾馆,回家跟母亲讲明状况。母亲一时没有答话,沉思了片刻说:“他没给过你什么照顾,让你受了不少苦,你心里有没有抱怨?”她说:“父母是根,儿女是枝叶,我心里只要感恩,没有理由指摘父亲。”
  
  母亲幽幽地长叹一声:“只需孩子能宽谅,我也没什么可说的,能活着回来就好。”
  
  他们来到一间餐厅,母亲与台湾妈妈聊着家常,她忙前忙后地张罗着,给两位妈妈夹菜倒茶。那一顿饭,吃得父亲百感交集,满怀愧疚。临别时,父亲走到她们母女面前,弯下腰深深地鞠了一躬。
  
  尔后每隔一两年,父亲都会回来一趟。后来,台湾妈妈和母亲相继逝世,父亲回来得愈加频繁。父亲返乡省亲期间,她尽量陪伴左右,让他感遭到家的暖和。直到四年前,93岁的父亲走完了他的终身,带着安宁而欣喜的笑容,在故土的泥土中长眠。
  
  往常,已是78岁的她,仍坚持读书看报。她还喜欢绣花,绣工精密,色泽雅洁。关于在艰难时期协助过本人的人,她常到家里走动、探望,有时分也送上一份手工绣品当作礼物。
  
  到了周末,她穿黑底红花的毛呢大衣,到河滨公园里跳交谊舞。那端庄文雅的舞姿,连年轻人都投来赞赏的眼光。在她看来,人老了,心不能老,更须顾惜时光。
  
  隔着岁月的烟尘,往事如梦,已渐行渐远。光阴过滤掉一切的忧伤,留在她心底的是灾难中的固执,是清贫中的快乐。那些细碎而暖和的片断,如花般绽放在光阴里,而她也以美丽的心态,将本人开成芬芳的一朵。

转载请注明当前链接: 新武夷山网 - 文摘 - http://www.xin513.com/show-27-35685-1.html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新武夷山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及时联系我们(admin#xin513.com),我们将尽快予以有效核实并作出相应处理。
相关热词搜索: ʢ

上一篇:此生不读书,何以遣生涯
下一篇:回来的母亲

| 注册
返回顶部 关注新武夷山网新浪微博 关注新武夷山网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