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图片 文学 科技 美食 房产 生活 旅游 娱乐 体育 农村 军事 日报 下载 百家姓 便民 黄页专题

手机扫码

首页 > 文学 > 文摘 > 正文
  • 回来的母亲

      【一】    那天清晨6点多钟,书房的电话急促地响起来。我被铃声吵醒,心里怪着这个太早的电话,不接,翻身又睡。过了一会儿,铃声

    时间:2018-03-08 09:39:28
  • 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

      三月,园子里的花儿开了,粉的似霞,白的胜雪。一阵微风拂过,清幽的香气溢得满园都是。年仅10岁的她坐在窗前绣花,玉葱般的小手拈着银

    时间:2018-03-08 09:39:28
  • 此生不读书,何以遣生涯

      古人云:此生若不为读书,何以遣生活?    而时人的肉体生活却一定尽以读书为乐,比方看奥运(童叟妇孺尽皆投入,因不学即会,不费

    时间:2018-03-08 09:39:27
  • 青年人的阅读

      我觉得一个人的最佳读书状态大多产生在中年以后,但能不能获得这种状态则取决于青年时期的准备。中年以后的读书能够为所欲为,而在青年

    时间:2018-03-08 09:39:27
  • 感怀生命

      生命的绝美只要在大自然的舞台上才干展示,自然的绚烂也只要生命的热情才干发现并为之打动。春天,当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唤醒沉睡的冰

    时间:2018-03-08 09:39:26
  • 世界之道

      1953年的夏天,一个叫尼古拉斯·布维耶的年轻人开着一辆菲亚特汽车,从家乡日内瓦动身。他要和一位画家朋友在贝尔格莱德会合,两个人行

    时间:2018-03-08 09:39:26
  •   世界上的一切书本,    不会有幸福带给你,    可是它们机密地叫你    返回到你本人那里。    那里有你需求的一切: 

    时间:2018-03-08 09:39:25
  • 沁入岩石中

      喧哗的蝉鸣也盛期将逝了吧?从7月中下旬开端,蝉气势夺人地鸣叫,到了8月里更像决堤般喧闹、吵人,进入9月后势头渐渐削弱,不久蝉鸣便

    时间:2018-03-08 09:39:25
  • 一辈子只做好一件事

      手艺人是一个阶级。    只是这个阶级无比特殊,幸福感极强。在这个群体中,人是为了一门手艺打磨一辈子,至死方休的。世界之大,选

    时间:2018-03-08 09:39:25
  • 试遣愚衷

      有一天,老颓说起听一老头儿弹琴。当时众人稠坐,吵得很。老头儿目不旁逸,只顾吃黄豆,喝酒。到了台上,黑暗里琴声一同,谁都不说话了

    时间:2018-03-08 09:39:25
  • 江湖棋客

      他是个野路子棋手,无门无派,无招无式,只身闯荡,一剑封喉。除了下象棋时,平常在人群中,他单纯、木讷。    我从体育记者同事的

    时间:2018-03-08 09:39:24
  • 什么是“自己”

      日本设计师山本耀司有一段话,大意是说:    什么是本人?本人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当本人的人性撞上一些别的什么,被反弹回来,让

    时间:2018-03-08 09:39:24
  • 一枚深远的音符

      比起人们对母亲流于形色的吟咏,父亲,则更多地表现一种令人肃然生畏的形象,以及一份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典范力气。    父亲节将

    时间:2018-05-04 10:58:27
  • 只要你不拒绝

      冬天用残酷回绝怯懦的犹疑,却用热情迎接英勇的拥抱,躲进暖和的小屋祈盼春天的温情,一定无法品味到冬之深韵。回绝了冬天的残酷,也就

    时间:2018-05-04 10:58:27
  • 下一站的风景

      每次爬山累了,想要放弃的时分,心底总会给本人鼓劲:前面的景色一定更美,加油。于是,便又打起肉体,继续上路。或许是大自然厚待每一

    时间:2018-05-04 10:58:26
  • 美得让人发愁的花

    我喜欢那些美得扎实厚重的花,像百合、荷花、木棉,但我也喜欢那些美得让人忧愁的花,特别是开在春天的,花瓣儿绵薄绵薄,眼看着便要薄得没

    时间:2018-11-21 11:27:03
  • 春天最先是闻到的

    那时,大地仍然一派毫无松动的严冬现象,土地邦硬,树枝全抽搐着,害病似的打着冷颤;雀儿们晒太阳时,羽毛乍开仿佛绒球,紧挤一同,彼此借

    时间:2018-11-21 11:27:03
  • 春天,倾听内心

    很多希望和觉悟都是在暖和的春天滋生,古人在烟花三月的烟雨蒙蒙中迷醉,从乍暖还寒的凉风中寻觅翠绿的心情,从偷偷绽放的嫩黄里看到生命的

    时间:2018-11-21 11:27:02
  • 空谷幽兰,孤独芬芳

    兰居幽谷,虽孤单亦芬芳,不争不抢,此乃一种恬淡;梅开偏隅,虽沉寂亦流香,不愠不火,这是一种文雅;水滴顽石,虽遇阻而不滞,不疾不徐,

    时间:2018-11-21 11:27:02
  • 谁在夜空上写字

    夜里,登上汗乌拉山的山顶,风吹石壁,似乎曾经把山推出了很远。站在山上看远方的星空,如平视墙上的一幅地图。夜空像百叶窗一样倾注而下,

    时间:2018-11-21 11:27:01
  • 那双美丽的眼睛

    可能自小家中就养猫的缘由,我很喜欢猫,一见到猫的身影,听到喵喵的叫声,我会觉得家一下子变得生动起来。那年,儿子考上位居全市第一的南

    时间:2018-11-21 11:27:01
  • 文学的魅力在哪里

    文学的魅力在哪里?这是我近年来重复考虑的一个问题。我从上中学开端写作,说起来也写了不少东西,并且有不少书籍出版,有不少文章被报刊选

    时间:2018-11-21 11:27:00
  • 纪念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幽魂之家》的作者、智利女作家伊莎贝尔·阿连德曾经坦言,写作对她来说,是一种保管记忆的失望企图。我写作是为了使我的忘却不至于失败,

    时间:2018-11-21 11:27:00
  • 往事如烟书之味

    我的老家在西海固的一个乡村,祖辈以土地为本,以农耕为生,读书尚学者寥寥。很长时间以来,我们那个庞大的家族之中,没有一个读书之人。到

    时间:2018-11-21 11:27:00
  • 草木之心

    栀子花边上探出一茎小草,惊喜,不时浇些水,草也长得风快,近日顶上竟打出浅紫色螺旋形花苞,待花苞展开,紫色五瓣,就是路边花圃常见的长

    时间:2018-11-21 11:27:00
  • 少了你或许只剩空虚

    少了你或許只剩空虚——少了你挪动如一朵蓝色的花,切割正午,少了你在午后穿行过雾色和那些砖,少了你手中握着的光——它的金黄别人或许看

    时间:2018-11-21 11:26:59
  • 聆听草原

    很多年前,我经常跟随父亲在草原上漫无目的地游走。我们乘坐的是一辆老掉牙的吉普车,一切的零件都在与车轮一同摇滚。我们就在这种摇滚中走

    时间:2018-11-21 11:26:59
  • 直到“寂静”收去了我的影子

    沉寂,寂寞而安静。从小,关于沉寂我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留恋,特别是独处的时分。沉寂固然无声,可是就在那一刻,我却听见了天地间绝无仅有的

    时间:2018-11-21 11:26:58
  • 草带歪了一群羊

    我想,羊不晓得有个人在山坡上等它们。羊走路、吃草、爬山,都跟着长得好的草走。长得好的草,是给羊嘴铺的路。草长歪了,它们的路也歪了,

    时间:2018-11-21 11:26:58
  • 女歌手

    那时分,航标灯还是用木头做的,它们装置在木头的直角弯头上,小金字塔形的顶端闪烁着白色和红色的圆顶灯笼,里面放的是煤油灯。白昼,父亲

    时间:2018-11-21 11:26:57
| 注册
返回顶部 关注新武夷山网新浪微博 关注新武夷山网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