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年中国接收南海:穷得连艘舰船都没有

新闻 图片 文学 科技 美食 房产 生活 旅游 娱乐 体育 农村 军事 日报 下载 百家姓 便民 黄页专题

手机扫码

编辑:prolicn   2016-05-24 00:16:34   来源:新武夷山网   点击: 收藏

由中美英三国签署的《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郑重宣告:“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以后在太平洋上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满洲、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1945年10月25日,台湾光复,南海诸岛随即也列入国民政府的接收日程。

迟到的收复

1945年12月8日,光复后的中国台湾气象局派员乘机动帆船“成田”号从高雄出发,巡视南海诸岛。12月12日,“成田”号到达林岛(即接收后的永兴岛),随后遍历各岛,于1946年1月20日返回高雄。

台湾气象局的巡视报告甫一发布,就引起广泛的社会关注,国民政府行政院随即根据台湾省主席陈仪的报告,决定将南海诸岛划归广东省管辖,并命令中央各部商讨收复和进驻西沙、南沙群岛的计划。(张君然,《抗战胜利后我国海军进驻南海诸岛纪实》)

但是,刚刚赢得抗战胜利的中国一时却没有物质条件接收南海诸岛,一向贫弱的中国海军力量在抗战中全军覆没,为数不多的舰船不是被日军击沉,就是在几个要塞“自沉”后作为封锁线。日本投降时,中国的海军力量已降至零点,根本无法派出舰队前往南海。

而此时的南海,又在暗潮涌动,南京方面获取的消息说,“二战”后重新占据越南的法国正企图利用日本退出南海后的状态,捷足先登,再次抢占。

国民政府海军总司令部第二署海事处承办了接收南海诸岛的筹备工作,由上校科长姚汝钰主持,参谋程达龙、李秉成和张君然等负责办理。

接收计划在拟定时就遇到难题,“因各群岛沦陷多年,情况诸多不明,只能根据有关航海图志制定进驻方案”,张君然后来回忆说。法国等国家图谋南海的计划和行动也为接收南海诸岛的筹备工作增加了紧张气氛。“我们的计划既要缜密,行动更须迅速。几经研究,最后决定派遣舰队执行任务。”

1946年7月,接收行动所需的舰只终于到位。1945年,根据“战时租借法案”,美国把271艘各类舰只及其他必要器材拨让给中国,当年8月,第一批军舰在美国编队,国民政府派驻美使馆海军副武官林遵接收,1946年7月,这批军舰由美国远航到中国,共8艘,其中两艘最大的是护航驱逐舰“太平”号和“太康”号。

装备最新的“太平”号在稍做休整后,即被编入“前进”舰队作为旗舰,率领“中业”“永兴”“中建”等3舰军舰前往南海执行接收任务。海军总部同时派林遵为舰队指挥官,姚汝钰为副指挥官,上尉林焕章和张君然为参谋,另为争取时间计,由林遵偕林焕章率“太平”“中业”两舰进驻南沙群岛。

姚汝钰、张君然率“永兴”“中建”两舰进驻西沙群岛,分头执行任务。1946年10月,“前进”舰队在上海正式成立。在日本投降一年多之后,中国政府终于具备了接收南海诸岛的条件。

南海上的角力

列强对南海诸岛的侵犯从清末起就从未间断。1895年,日本通过《马关条约》割占台湾后,开始窥伺南洋,并南下寻找地缘战略“利益线”,西沙、南沙群岛首当其冲。1917年,日商平田末治、池田金造、小松重利等人先后组织调查队勘测西沙、南沙群岛。

次年,日本拉萨磷矿株式会社派人到南沙群岛进行勘测。1920年,该会社再次派人勘测南沙群岛,并将之改名为“新南群岛”,开采磷矿资源,至1929年,共开采磷矿二万六千余吨。

日本的行为引起法国的注意,两个国家开始为确立在南海的优势地缘地位展开竞争。1931年12月,法国称西沙群岛为法属安南(越南)领域,次年3月,又派兵进占西沙群岛;1933年,法国又强占南沙九岛,并将之划入越南巴地省管辖。

“二战”爆发后,日本开始主导南海的控制权。1939年,在占领中国的海南岛之后,日军随即南下,占领了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并将之划归日本占领下的台湾高雄市管辖。

列强在南海争斗不已,而国民政府除了抗议之外,无力给列强以有力回击,致使南海问题日益趋于复杂化。

随着“二战”的结束,世界格局重新划分,中国也迎来了解决南海难题的一个良好契机。国民政府对收复南海诸岛一事特别重视,特地派遣代表随同“前进”舰队前往视察和勘探。

据《中华文史资料文库》记载,内政部方域司具体负责国界线的确定,并聘用西北大学地理系教授郑资约为内政部专门委员,负责参与南海岛屿国界的划定和整理南海水域的岛礁、石群及沙滩名称的工作。参与收复行动的其他方面的代表还有:空军总部代表蒋孝棠、仲景元,联勤总部代表戴蕃填,广州行辕代表李思逊,海军海道测量局代表刘天民等。

依照海军总部事先拟定的进驻目标和人员装备计划,进驻西沙和南沙后,要在主岛上都做如下设置:驻守海军陆战队一个独立排,直属海军总司令部指挥,每岛在编人员59名,装备海军电台1座,电台配250瓦功率的发报机组及相应的设备。

同时,考虑到南海诸岛远离大陆,补给不便,驻守人员在生活上会有各种困难,“所以一应生活用品,从鱼钩、鱼网、针线、猎刀、火种,以至主副食品、种子、禽畜、营房器材、发电机组、机械、材料、配件、工具等,无不妥为准备。

还定每半年补充供给品一次。为了稳定军心,还规定驻岛人员每年轮换一次,驻岛期间支领三倍薪金,以示优待。”(张君然,《抗战胜利后我国海军进驻南海诸岛纪实》)

1946年11月29日晚,“太平”“中业”“永兴”“中建”等舰分别出港,在长江口完成集结,随即编队南下。

“卫我南疆”

在舰队出发前,“太平”号的少校副舰长何炳材四处搜集航海资料,在当时可以找到的航海指南中,有关于西沙群岛的航路,但关于南沙群岛的航路却是空白,只说那是“危险地带”,这不免让何炳材“心中无数”,后来何炳材从上海海关海务处找到了一张1910年法国出版的南沙群岛旧海图,虽然它的比例尺很小,水深点很疏.

但通过这张图,何炳材还是了解到南沙群岛的岛礁和暗沙的大致分布情况,得知要登上南沙主岛,必须经过珊瑚面航行,摸索深水航道前进。(何炳材,《抗战胜利后接收南沙群岛的回顾》)

从上海出发后,“前进”舰队经行台湾外海和香港南侧海域,于11月1日晚抵达伶仃洋,连夜进入珠江口,午夜,舰队在虎门抛锚,林遵、姚汝钰、林焕章、张君然等人入广州,次日与广东省政府联系做了各项登岛的准备。

广东省政府委派肖次尹任西沙群岛接收专员,麦蕴瑜为南沙群岛接收专员。在广州逗留几天后,舰队接着南下,走的是37年前晚清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巡阅南海时曾经走过的路线:先到榆林港,稍作停留后深入南海。

日军在占领榆林港和其旁的三亚期间,均设有海岸电台,在三亚还有机场、潜艇基地和一个特大型的远程无线电台,这本来都可为“前进”舰队所用,但是在日本投降后,榆林港和三亚的电台等军事设备不但没有得到接收人员的妥善保管.

反而被拆散倒卖,在三亚,何炳材甚至见到许多大型的无线电真空管被摆在市场上当做金鱼缸出售。“前进”舰队在榆林港只找到一个小功率的海军电台,可使舰队勉强与陆上进行联系。(何炳材,《抗战胜利后接收南沙群岛的回顾》)

转载请注明当前链接: 新武夷山网 - 历史 - http://www.xin513.com/content-135-6864-1.html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新武夷山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及时联系我们(admin#xin513.com),我们将尽快予以有效核实并作出相应处理。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侵华日军的变态:靠强奸中国女性树立信心
下一篇:董卓为爆晒汉武帝的尸体真相竟是这个!

向下
向上
| 注册
返回顶部 关注新武夷山网新浪微博 关注新武夷山网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