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邓小平访美时何举动赢得公众一片掌声

新闻 图片 文学 科技 美食 房产 生活 旅游 娱乐 体育 农村 军事 日报 下载 百家姓 便民 黄页专题

手机扫码

编辑:prolicn   2017-04-21 14:56:04   来源:新武夷山网   点击: 收藏

欢迎仪式结束后,卡特与邓小平走进了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开始进行两国高级会晤。这时,记者们蜂拥而入,抓紧抢拍这难得的历史镜头。在长方形谈判桌两旁就座的美方人员有:蒙代尔、万斯、布热津斯基、伍德科克、理查德?霍尔布鲁克、米歇尔?奥克森伯格;中方人员则有:方毅、黄华、柴泽民、章文晋、浦寿昌、彭迪、卫永清、朱启桢、冀朝铸。钱嗣杰看到卡特以“动人的微笑”与邓小平等中国客人寒暄,一派主人的客气。在开始正式会谈前,卡特尽量拿一些能套近乎的家常话来热闹场面。他说:“记得1949年4月,我作为一名年轻的潜艇军官在中国青岛待过一阵。”

邓小平听了微笑着点点头。他不但知道卡特年轻时在青岛做过短暂的逗留,而且还知道卡特经常从传教士舅舅那里听到关于当时中国的情况,因此从小就向往中国。当卡特1949年初从香港乘潜艇去青岛时,正逢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之时。邓小平巧拾话题:“你在那里的时候,我们的人民解放军已经包围了青岛。”

机智的布热津斯基幽默地插话说:“照这样说来,你们早就见过面了。”邓小平笑答:“可不……”谈判桌上顿时洋溢起一阵轻松的笑声。随后,邓小平和卡特就世界局势和发展双边关系等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初次会谈时,卡特提出:既然贵国实行开放政策,那就不要阻止向美国移民,并以此来换取最优惠国待遇。邓小平听后,微微一笑,他操着浓重的四川话慢条斯理地回应说:“那好嘛,移民对中国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告诉总统阁下,眼下我们有10亿人口,你要多少,我们可以给你多少。那先给你1000万,你说够不够?”

卡特一听此言,略作寻思,不觉感到自己有些失言,顿时语塞。在座的人见到如此尴尬局面,均忍俊不禁。钱嗣杰看到,微窘的卡特也随之失声大笑。会谈持续了将近80分钟方告结束,邓小平由万斯陪同用毕午餐后来到国务院休息室,被一群守候在那里的记者团团围住,希能谈谈上午会谈的内容。邓小平以东方式的幽默回答说:“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我们无所不谈。”这个巧妙的回答把记者的口堵得严严实实。

当天下午,中美双方又进行了持续两个半小时的会谈。晚上,卡特和夫人举行盛大的国宴,热烈欢迎邓小平和夫人。在国宴开始前,邓小平夫妇与卡特夫妇合影。邓小平客气地让卡特站在中间,自己站在最右边;卡特则请卓琳站在自己左边与夫人罗莎琳?卡特在一起。站好后,卡特示意,钱嗣杰喊了声:“Say Cheese!”随着“咔嚓”一声,这友好的画面被永远定格下来。

宴会厅里洋溢着热情欢乐的气氛,特地从卡特总统的故乡——佐治亚州运来的色彩缤纷、婀娜多姿的山茶花装点着各个角落,为晚宴增添了浓郁的春天气息,也令代表团成员一步入宴会厅就感受到了主人的精心安排。参加这次宴会的约有150多人,宾主在热烈、友好的氛围中欣赏了乐队演奏的中美两国的民间乐曲,中国中央电视台和3家美国电视台转播了这次“全世界多数人所注视的筵席”。

当晚国宴后,美方又一改传统做法,不是在白宫举行小型音乐演奏会,而是在华盛顿人引为骄傲的、气势宏伟的肯尼迪表演艺术中心,为邓小平一行举行了一场有1000多名各界人士参加的大型文艺演出,而最后的一个节目更是显示了主人对客人的异乎寻常的友好——由100多名肤色不同的美国小朋友齐声用汉语高唱《我爱北京天安门》。当演员向观众谢幕时,邓小平在卡特的陪同下登上舞台,热情地和演员们握手,他还抱起一名金发碧眼的美国小演员亲吻面颊,这些充满人情味的举动被记者们一一摄入镜头。一位女士激动地告诉钱嗣杰等中国记者:“今晚的这种场面在华盛顿的外交场合是少见的!”

早在宣布邓小平来访之初,美国就有20多个城市纷纷给白宫及中国驻美联络处写信,邀请邓小平前往做客,美国政要及各界名流也以会见这位中国领导人为荣。一时间,邓小平下榻的布莱尔大厦前车水马龙,前来拜访和请求会面的人络绎不绝。由于美方加强了安全措施,每次代表团出行时,不仅有数十辆摩托车为车队开道护卫,还出动了骑警和直升机。新华社记者吴晋后来回忆说:“由于我们文字记者被安排在由20多部小车组成的车队的最后,在一些短暂的活动中往往赶不上趟。以1月31日上午为例。邓小平一早就在国宾馆同卡特政府的内阁部长们共进早餐。

接着在宾馆的一次短暂仪式上接受美国坦普尔大学名誉法学博士学位,然后去市内宇航博物馆参观,第四项活动是到林肯纪念堂献花圈。在很是紧凑的4项活动中,我们只能按‘接力’方式工作,我负责报道第二项和第四项活动。授予学位仪式的时间极短促,待我通过层层检查进入国宾馆(布莱尔大厦)时,仪式已近结束,我赶紧找人把主要情节核实清楚,把消息用电话传给在旅馆打字机旁守候的李郁文。这时,另一位记者随队参观宇航博物馆,而待我再赶到林肯纪念堂时,只见邓小平正缓步走下纪念堂高高的台阶,准备回到宾馆接见来访者……”

此外,文字记者到晚上还要发一条新闻特写,综合介绍邓小平当天的主要活动;作为摄影记者的钱嗣杰则是全程跟踪拍摄,如此一天奔走下来真是精疲力竭。好不容易回到驻地后还要冲洗照片、选择图片、斟酌图片说明,再传真回国内,每天都工作到深夜。午夜过后,代表团新闻发言人彭迪参加完代表团的汇报会回到大厦后,往往还要向随行记者们“吹风”,有时还没有谈上几句,有些记者已经在座位上睡得东倒西歪、鼾声四起了。

2月2日18时许,中国代表团应邀去休斯敦观看马术竞技表演。当邓小平从旅馆楼上下到楼下大厅准备出门乘车时,突然有一个人插到美方安全警卫人员凯利的前面奔向邓小平,并迅速从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向邓小平方向扔去。在这危急时刻,只见凯利急步抢上前去,胳膊一挥将那人击倒,在附近的警卫人员一拥而上把他捉住。邓小平在我方随行人员的护卫下安然出门上车。瞬息之间,化险为夷。钱嗣杰感叹:邓小平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面对意外袭击,他神态镇定,若无其事,表现出临危不惧的伟人气度。经检查,极端分子抛出的是一包反华传单。事后,据美方通告,这是美国最老的恐怖组织三K党的党徒,名叫路易斯?比姆,他被拘捕后还有几个同党举着要求释放的标语牌上街“示威”。

当晚,凌云约请美国安全局负责国宾安全的官员泰勒喝咖啡。凌云对他说:“鉴于今天发生的险情,访问期间必须严密部署,确保安全。我们的要求是要有百分之百的保证。”泰勒笑了,说:“对邓的安全绝不许有万一,他们一定会做到百分之百的安全”。凌云及时召集代表团随行工作人员开会,提醒大家警惕反华势力的捣乱破坏,全力以赴确保邓小平和代表团的安全。不久,钱嗣杰注意到,美方的警卫部署显然升级了,动用了防暴队和大量的警察,还有高头大马的骑警封锁了路口,旅馆周围和参观现场实际处于戒严状态。

马术表演是美国体育运动中独具一格的项目。此时暮雨初收,正好盖住了驯马竞技场的尘土。盛情的主人奔上贵宾席,向中国客人每人赠送了一顶当地产的牛仔帽。当时,两位女骑士策马来到邓小平和方毅面前,把两顶乳白色的牛仔帽献给了他们。钱嗣杰注意到,邓小平笑着接过牛仔帽,毫不犹豫地戴在头上,身边的翻译冀朝铸为他扶正了帽檐——全场一片掌声。邓小平戴上牛仔帽向当地百姓致意的情景,不仅留在了钱嗣杰的镜头中,也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记忆里。更加动人的一幕还在后面。戴着牛仔帽的邓小平接受竞技场主人的邀请,走下贵宾席来到场间,登上了一辆仿制的19世纪马车。马车绕场两圈,邓小平从马车的车窗中伸出手来,向四周的观众挥动。钱嗣杰看到,数百名观众以美国南方人特有的豪放和热情,用响亮的口哨声和欢呼声,对中国客人表示最真挚的欢迎。人群一度把钱嗣杰早就对好方向的镜头挡得严严实实,他焦急地等待了半天,终于记录下这一动人时刻。

如今,那家牛仔竞技场虽然因主人去世已经关闭,但邓小平头戴牛仔帽、向美国公众挥手致意的友好和自信形象已定格在历史中,成为中美关系中的一个永久象征。根据日程安排,邓小平将在2月4日下午参观位于西雅图的波音飞机制造公司。据悉,反华势力操纵的敌对分子预谋在邓小平参观过程中制造严重事端。钱嗣杰得知消息后,不禁为邓小平的安全担忧。美国方面也深知事态的严重,中美双方保安人员立即紧急磋商对策。

以邓小平为团长的中国政府代表团面对顽固反华势力的恫吓毫不退缩,在美国保安人员的严密保护下,按原计划参观了波音飞机制造公司,受到公司董事长威尔逊、副总经理斯坦珀以及许多工人的欢迎。邓小平乘坐电瓶车饶有兴致地参观了波音747飞机装配厂的铆接和机身装配线,在行进途中,斯坦珀向他讲解了生产流程。在装配线的末端停着一架接近完工的巨型喷气式客机,邓小平兴致勃勃地登上飞机,还参观了工人们检测着陆排挡的操作。威尔逊告诉邓小平,中国订购的3架波音747飞机中的第一架将在1980年交货。邓小平向威尔逊及波音飞机制造公司表示感谢。一直跟随采访的钱嗣杰看到邓小平在参观过程中表情轻松、神态自若,为他过人的胆略感到钦佩。

在访美期间,75岁高龄的邓小平还不知疲倦地走访了华盛顿和卡特总统家乡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得克萨斯州的休斯敦、华盛顿州的西雅图等美国著名城市,与美国总统和其他官员进行了会谈,并会见了数以百计的议员、州长、市长、企业家和教育界人士,在不同场合向数千人直接发表讲话,回答了一批又一批记者提出的问题。随行的中国官员同美国签署了两国在教育、农业、空间技术、高能物理等方面进行合作的协议,签订了建立领事关系的协议,同意签订贸易、航空、海运协议并就此进行了商谈。2000多名记者跟踪采访报道,美国三大电视网的黄金时间都变成了“邓小平时间”。世界舆论普通认为,邓小平这次访美所受到的隆重接待和空前欢迎,是近20年来美国外交史上从未有过的。

在访美期间,邓小平还利用各种有利时机,积极宣传我国的对外政策,令在美的外籍华人和华侨激动不已,有华侨兴奋地说:“祖国变了,我的腰杆也硬起来了。”美国《时代》周刊把邓小平作为其1979年第1期的封面人物。邓小平的访问是一次旋风式的访问,使得在美国的每一天都成为“中国日”。那几天,钱嗣杰忙于采访、发照片,每天的睡眠时间都不足3小时。到邓小平访问结束前夕,他和同事吴晋在西雅图旅馆浴室的磅秤上一称,发现自己在几天之内体重减轻了整整5公斤,其他同事大概也差不多。

2月5日,邓小平圆满结束了对美利坚合众国的访问,乘专机从西雅图回国。归国途中又对日本进行了两天访问,于2月8日下午抵达北京。在飞行途中,机组人员提出想与邓小平合影,邓小平高兴地答应了,于是,钱嗣杰分别给他们留下一张张难忘的珍贵的历史照片。当2406专机安全地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时,邓小平没有立即下飞机,而是来到驾驶舱,亲切看望徐柏龄等机组人员,同他们一一握手,微笑着说:“你们辛苦了,任务完成得很好,谢谢你们。”

回到北京时,邓小平一行受到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邓颖超、王震、胡耀邦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及亲属们的热烈欢迎。邓小平的小孙女第一个跑向舷梯,同爷爷拥抱,欢迎爷爷胜利归来。由于没有思想准备,钱嗣杰没能摄下这一真情流露的场面,他深感遗憾。卡特对邓小平的此次访问的评价是:“影响深远,坦诚,亲切,和谐,极其有益和富于建设性。”后来的事态发展证明邓小平此行的确是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在晚年,钱嗣杰高兴地看到,中美两国关系尽管有过很多曲折,但总的来说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在经济、贸易、科技等领域的合作大有成效;两国关系的发展也对国际局势产生了深远影响。钱嗣杰认为,中美两国关系已经超越双边关系的范畴,越来越具有全球影响和战略意义。

他说:“中美关系正常化是中美两国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也是现代国际关系史上的重大事件。中美建交以来,两国发展友好互利合作的进程,反映了两国人民的共同愿望,有利于亚太地区乃至整个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符合时代的潮流与要求。”看着《旋风九日》电影,忆及那次随邓小平访美的经历时,钱嗣杰念念不忘邓小平在同美方高层人士交往中所展示的高瞻远瞩的伟人气概和开朗坦荡的广阔胸怀,以及明快犀利而又不失友善风趣的谈吐,他的这种大政治家、大外交家的风范一直深深地印在钱嗣杰的脑海里,直到今天仍印象深刻。

转载请注明当前链接: 新武夷山网 - 历史 - http://www.xin513.com/content-135-14790-1.html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新武夷山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及时联系我们(admin#xin513.com),我们将尽快予以有效核实并作出相应处理。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五卅惨案发生后孙传芳为何铤而走险攻打奉军
下一篇:红军在长征结束后王明迫不及待地下令杀谁?

向下
向上
| 注册
返回顶部 关注新武夷山网新浪微博 关注新武夷山网腾讯微博